区块链将改变公司组织架构实现全员共治

2018-06-17 20:52

  全体共治是一种协作方式,用自组织的架构取代了传统体系中的定义、分配工作的分层规划过程。

  这些,包括:采用动态的角色分配,而不是传统的固定职衔;分布式的,而不是委任的;透明化的规则,而不是办公室;快速的叠加,而不是大规模的重构。

  这些描述都适用于区块链的工作机制,那么,我们以ConsenSys为案例来描述这一“全体共治”思想落地的应用。

  ConsenSys是最早尝试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它的组织架构、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它管理自身的方法,不仅与产业公司不同,与典型的网络公司也是不一样的。

  ConsenSys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认为,必须要那种基于命令与控制的层级化结构,这种架构是适用于这个有网络联通的世界的。

  他注意到,即使在今天,大型的网络将世界连接在一起,让我们的沟通变得更加廉价了,但层级化的结构即使在如今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还是依然存在。

  “但比特币是与此结构相反的,这是一个由全球人民组成的社会,可以在十分钟,甚至是十秒内,就发生的事实达成共识,并作出决定,这显然为实现一个更有自主权的社会提供了机会,人们的参与程度越高,繁荣的程度也就越高。”他如此说道。

  ConsenSys是按照一个由所有的雇员或者开发、改进、投票后,最终采用的计划进行运作的。与层级化架构不同的是,约瑟夫·卢宾将ConsenSysl的这种架构定义为一个“枢纽”,而其中的每一个项目就像是一个“车轮上的辐条”一样,主要的贡献者会拥有其中的权益。

  在大多数情况下,ConsenSys的可以选择工作的任务,并没有自上而下的任务。约瑟夫·卢宾说道,“我们尽可能的进行资源的共享,这包括软件部分的共享。我们组建小而敏捷的团队,但他们之间是有协作的,我们有不少即时的、的和丰富的沟通交流,们选择在2-5个项目中工作,当其中一个人看到某项目需要完成,他就会投入进去,根据他们适合担任的角色,或多或少的驱动其前往一个有价值的方向发展。不过这些事情的经常在变化,敏捷意味着你需要动态调整你的优先级。”

  约瑟夫·卢宾介绍说,“的所有权明确的对这种行为作出激励,每一个人会直接或间接的拥有每一个项目的一部分。以太坊平台发行的代币,可以将其交换成以太币,并转换到其他任何货币。我们的目标是在自主性和相互依存之间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我们将自己视为紧密协作的企业家角色的集体。”

  “在某个阶段,可能需要表明,真的需要完成某件事情,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揽下这个工作,那么就要为这个角色先招聘一些人,或鼓励内部的人员去负责这件事情,不过总体来说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够管理的成年人,然后做出自己的决定。”

  “所以这里面最适合的是敏捷,和共识:先识别出需要完成的工作,在热切并有能力完成该任务的人群中分发工作量,并就他们的角色、责任、补偿等问题达成共识,然后将这些归纳成明确的、细节的、清晰的、执行的协议,可以作为我们关系中所有的商业角度相关事宜的粘合剂。”

  “一些协议是根据绩效进行支付的,而其他的一些费用会以太币的方式分配在年薪中,而其他的一些更像是带有与项目相关赏金的寻求参与,这些赏金会取决于项目完成的程度,如书写一行代码,如果代码通过了测试,则该赏金就会自动被。所有的事情都能在台面上进行,而且是足够透明的,激励机制,是明确、可细分的,这让我们更的进行沟通,拥有创新意识,并根据这些预期适应情况的变化。”

  “我们可以将其叫作区块链公司(全体共治企业/分布式自主运作企业),即一个在区块链技术上建造和运行的公司,即在以太坊平台上运行实现更多的像ConsenSys这样的公司,范围包括治理、日常运营、项目管理、软件开发和测试、雇佣和外包、补偿和资助。区块链同时也支持声誉系统,可以为每一个人作为协作者的表现评分,这样就能实现社区中的信任联盟。 永久存在的数字身份、人格,及声誉系统,会让我们更诚实,彼此之间能有更良好的行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约瑟夫·卢宾说道。”

  这些能力都让一个公司的边界变得模糊了,这其中并没有成立公司的默认选项,ConsenSys生态系统的们,可以通过就战略、架构、资本、表现和治理达成共识,并创建自己的分支项目,他们可以创建在一个现有市场上进行竞争的公司,或为一个新的市场提供基础设施。这个形式有点类似于现在海尔创业平台上发展的小微企业模式。

  “这是一个运行在去中心化的全球计算底层的大规模智力集合, 其中的人类或软件参与者都可以各自执行其特定任务,也可以在大市场中进行合作和竞争,这样的大型协作可以改变公司的架构。”

  “为满足持续的客户需求,如实用性和,一些参与者可能需要在更长的时间段内留任,其他的一些人将会聚集起来去解决短期的问题,问题解决后,就可以解散了。”约瑟夫·卢宾说道。

  这个公司的宏伟实验或许能成功,也或许不能成功,不过它的故事提供了公司架构的聚变过程的一个视角,这个巨变可能帮助创新的动力,并利用人类资本的力量,为财富的创造及繁荣服务。

  区块链技术带来了新型的经济组合及新的价值组合,一些分布式的公司模式正呈现出来——所有权、架构、运作、励和治理,这远远超出了鼓励创新员工激励和集体行动的范畴,这些东西或许就是实现一个更繁荣、更包容经济体长久所需的先决条件。

  在互联网发展的第一个时代,管理学思想家们赞扬了网络化的企业、扁平化的公司、创新和商业生态系统,他们认为这种模式将取代工业化模式下的层级制度。不过20世纪早期的公司架构基本上还是维持原状,即便是大型的网络公司等也是采用了从上至下的架构。

  今天的公司,仍旧保存着层级化的架构,大部分的活动都是在公司内发生的,管理者们依然将自己视为组织人才、无形资产(品牌、知识产权知识和文化)及激励员工的良好模式。

  公司的董事会依然给公司的高管和首席执行官们发放过高的报酬,远超于他们所创造价值的核力量,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产业结构还是在持续的创造财富而不是繁荣,实际上,和财富越来越高的集中在大型企业当中。

  与现有的大公司不同的是,他们不需要用品牌来彰显其可信性,通过将他们的源代码免费公开,便于网络中的每一个参与者分享,使用共识机制,以确保正直性,并在区块链上公开的运行业务,这些技术为那些梦想破灭和被剥削的人带来了新的曙光。因此区块链技术还是提供了一种可靠高效的方法,不仅能消除中介成本,还能极大降低交易成本,将公司变成网络,将经济分散开去。

  想象一下,若拥有万维账本,即一个存储了世界上大部分结构化信息的数据库的搜索能力,会带来什么新的机会?

  谁将某个发现转卖给了谁?价格如何?谁拥有这个知识产权?谁有能力处理这个项目?医院的员工有什么医学技能?这场手术是谁主刀?结果如何?哪个供应商有中国市场的经验?哪个承包商会根据他们的智能合约及时交货,而且不超出预算,那么这些问题的结果将不会是简历、广告链接或者其他推送出来的内容,他们将会是交易历史、个人和公司可证明的业绩,并通过声誉系统进行排序。

  “区块链将会降低搜索成本,将问题分解,让你能够拥有平行化聚合和垂直化聚合的结构组成的市场,这是前所未有的,现在你有了一个能执行所有事情的工具。”以太坊区块链的创始人V神如是说。

  那么这样的话,企业的HR就需要学习如何用区块链搜索引擎进行准确搜索。这样基本上,就不再需要猎头公司了。

  不管怎样,中心化的层级机制是一种惯例。从互联网的早起开始,人民就注意到其去中心化、网络化和赋权的特性。小组和项目开始成为内部组织架构的基础。电邮让人民可以在机构内的组织鼓捣之间进行相互协作。社交降低了内部协作的成本和交易成本。但互联网依然没有降低经济学家们所谓的机构成本,即为确保公司内每一个人都是根据雇主利益行事所耗费的成本。

  不过,现今的商业化工具正在帮助很多公司实现一个新层次的内部协作体系。作正去中心化的标志,赋权在商业领域中非常重要。而一些公司已经在实验或实施从矩阵管理到全体共治这类新概念。

  那么区块链技术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如何能够改变公司内部管理和协调的方式?如何降低机构成本呢?

  通过智能合约和空前的透明度区块链,不仅能够减少公司内外部的交易成本,也能极其显著的降低机构在各个层级的管理成本,这些改变,又会让人们更难通过投机取巧去系统,公司不仅能降低交易成本,还能解决最明显的问题即机构成本。

  这也意味着,管理者应该准备迎接在协调资源和行事过程中所需要的极大透明度,因为股东这时将能够观察到这个过程中的低效问题、不必要的复杂性、高管的薪酬与其实际贡献价值之间的巨大差距。管理者并不是公司所有者的代理人,他们在公司里扮演的只是中介角色。

  区块链技术,能极大的降低搜索、合约、协调和建立信任的成本,对公司来说,这不仅能够更容易的对外,也能与外部的参与方建立信任关系。在这种机制下,为自己谋取利益,也意味着实现每一个人的利益,这个系统的成本,远远高于依据该系统设计原则去行事的成本。

  通过智能合约,高管门就需要对其行为负责,通过软件的执行和结算,他们必须履行他们的承诺,公司能够以高度的透明性,将各种关系进行编程安排,这样每一个人能够了解到各方的角色和责任,总的来说,不管他们是否愿意,也必须以一个考虑其他参与方利益的方式行事,因为这个平台要求这样做。

  这种组织,可以有自己的股东,可以是参与众筹活动的数百万人,这些股东提供一个任务,如本组织应该的将利润最大化,并正直的对待其股东。股东们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进行投票,以管理此组织。

  与传统的组织不同的是,传统的组织是由人类去做决定,而在终极的分布式组织里,很多日常的决策制定任务可以被编程成为智能的代码。

  理论上,这些组织最起码可以在较少甚至无需传统管理架构的情况下运行,每个流程、每个人都根据智能合约里编码好的特定规则和流程运作。在这种组织里,不会有报酬超过其贡献的首席执行官、管理层和公司里的官僚主义,除非这个组织决定雇佣并建造一个。

  在里面,不会有办公室,没有繁文缛节,也不会出现彼特原理所描述的情景中的呆伯特型企业,因为技术提供者、开源社区或企业的创始人会为软件设定一个目标,让其自动执行特定的功能。

  任何人类雇员,或有合作关系的机构,会在智能合约的框架下运作,当他们完成指定的工作,就能及时得到报酬,或许不是两星期一次,而是每天、每小时或者是每微秒都可以在付款。

  这个组织并不一定是有拟人化的主体,雇员甚至可能不会知道是一个算法在管理他们。不过他们会知道“良好行为”的规则和标准,考虑到智能合约会将管理科学理论的集合编码进系统中,他们的任务和绩效指标将会是透明化的,大家都会因此而热爱工作。

  顾客们可以提出反馈意见,而企业将会平气的接受。并即时实施改进方案。股东们将会甚至是频繁的接收到分红,因为实时会计技术会取代年终报告。这个组织背后的开源软件的创始人,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则,搭建了透明的指导方案和不可的商业规则,这个组织将会根据这些透明的规则,执行所有的运作流程。

  欢迎来到由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所驱动的分布式自主运作企业,简写DAE,在未来,自主运作的代理人可以聚合起来,形成一种全新的企业模式。

  理论上我们至少能够设计出一个没有高管,只有股东、和软件的公司。股东可以对代码相应的影响,这也代码和算取代某个层面的代表们,如董事会。

  这个彻底的分布式企业可以有一个钱包,它需要所有股东达成共识,才能在一项重要的交易上花钱,任何股东可以就这笔钱的收款方提出,在与该笔交易有关的事项上管理共识。

  每一个用户都会有一个多功能的钱包,就像是一个进入去中心化在线世界的入口,可以将它看成一个你所拥有的、可流动的个人档案、人格或身份。与你的facebook档案不同的是,这个钱包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储存各种身份和专业的数据,以及包含货币在内的有价物品,你可以确保钱包的隐私性,并且对外分享你所选择的信息。

  你会有一对公钥和私钥,可用于管理你的长期数字身份,虽然一个钱包可以为每一个人或公司存储多个身份,但我们可以先假设一个钱包保存到一个单一的正规身份,这个身份是与一对公钥和私钥的组合绑定的。

  另外,还有一个发布系统,可提供你或你的公司愿意支付的信息流。另外,还有广告,或许是来自第三方,或来自人力资源部门有关职位或保险计划修改的信息,但当你付出注意力后,你就会得到收入或某种形式的回报,这被称为注意力市场。你有可能因为如下的事情而获得微小的报酬:同意观看一个广告,或关于新产品推广材料的反馈意见,或任何事情,如帮别人转入验证码或扫描文档。

  新闻流发布系统和注意力市场看上去很相似,不过其支付流则有所不同。也就是说,你为发布的内容付款,公司为你的注意力付款,新闻流里面没有支付流,我会很高兴的阅读你的信息流,因为我重视社交关系,但我不会付款去看一张你和你的伙伴在酒吧喝酒的照片。

  区块链技术确保了安全性。你的隐私参数完全是可以进行配置的,除非有你的许可,否则没有社交公司可以售卖或泄露你的个人信息,由于你拥有你的数据,你可以用你的注意力和付出去获得经济利益,你可以分享到大数据所创造的财富。

  首先,搜索的成本会持续下降,这是因为新的代理人可以在所有的商业信息的世界账本上进行三维的搜索,所以若要获取与运营商业相关的信息,就不再需要涉及公司图书馆、信息专家、人力资源搜索专家或无数的其他专家了。

  其次,智能合约会极大降低合约签署管理支付的成本,不再会有纸质的合约。这个程序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模板制定条款,还可以继续从搜集到的规则和详细信息进行讨价还价,并接受或对方提出的条款与条件,制定执行的政策,确定表现条件是否已经被满足,还有执行交易。

  再次,在公司之外协调这些资源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可以表现为驱动部署了企业软件的服务器所需的能源,至于对企业所雇佣的人类组织或工厂的管理而言,企业并不需要官僚主义的制度,通过这个新的平台,我们可以想象出一种新型的机构,它需要很少甚至不需要传统的管理制度和层级之机制,也能为顾客带来价值,即为所有者创造财富。

  最后,建立信任的成本,可以接近于零。信任不依赖于该组织,而是依赖底层代码的功能、安全性和可审计性及无数在区块链安全性的人所构成的大规模协作行动。

  你会如何设计一个分布式的自主运作企业?这样的一个实体将会有丰富的功能,代理人会基于一个预先批准的章程,执行一系列的任务,或更广阔的商业智能。个人组织或潜在的股东、用户所构成的集体,将会通过定义如下的内容进行设计:

  4、做法:例如他会如何创造这种价值,他会如何资助自己的活动,通过众筹、传统的早期投资,或使用其收入,他会如何获取各种资源?

  5、人类与技术之间的分工: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或许人类应该处于负责的。

  7、准则:这个去中心化的自主运作,企业需要有清晰的准则去定义什么是可以接受的行为,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行为?

  在近期,可能不会出现分布式的自主运作企业,不过若对这些新的实体进行预先的思考和调查,可以为你今天的生意策略的制定提供帮助。这个为身份、信任、声誉度和交易而设的全球点对点平台的兴起,终于可以改变公司的底层架构,从而促进创新共享的价值创造,甚至是为多数人创造的繁荣,而不只是为少数人创造财富。

  总的来说,聪明的公司将会努力参与到区块链经济里面,而不是扮演者的角色。

  来源:由《区块链》《区块链:定义为了金融与经济新格局》《区块链重塑经济与世界》《区块链社会》等书籍及网络内容综合整理而成。